當前位置 首頁 公司動態

一部科技預測史,就是一部打臉史。

電氣工程師,發明家,英國郵局首席工程師William Preece曾在1876年斷言:“這種所謂的電話毛病太多,不能當成一種通訊方式。美國人需要電話,我們則不然。我們有足夠的郵遞員。”

然而,后來的事情我們都知道了。

IBM創始人,董事長兼總裁Thomas Watson曾在1943年斷言:全世界只需要5臺計算機就夠了。

然而,后來的事情我們都知道了。

手機之父,摩托羅拉研究主管Marty Cooper1981年對《基督教科學箴言報》說:手機絕不會取代固定電話。在我們有生之年,它還做不到足夠便宜。

然而,后來的事情我們都知道了。

人工智能的先驅,諾貝爾經濟學獎獲得者,卡耐基梅隆大學教授,中國人民的老朋友,中國科學院外籍院士司馬賀(Herbert. A. Simon)教授曾在1962年預言:二十年內,計算機將完成人能做到的一切工作。

然而,五十多年過去了。。。

人工智能的先驅,世界上第一個人工智能實驗室--MIT人工智能實驗室創辦者,圖靈獎獲得者馬文·明斯基(Marvin Minsky)教授曾在1970年預言:在三到八年的時間里,我們將有一臺具有人類平均智能的計算機。

然而,四十多年過去了。。。

戰后日本經濟起飛的主要推手,日本發改委--日本通商產業省于1981年撥款8億五千萬美元支持第五代計算機項目,其目標是造出能夠與人對話、翻譯語言、解釋圖像,并且像人一樣推理的機器。

然而,三十多年過去了,像人一樣推理的機器呢。。。

圍棋曾被認為因為可能性太多所以電腦永遠也下不過人類,去年AlphaGo戰勝了人類頂尖圍棋高手李世石。這一次,大神們不再暢想美好明天,而是擔心起人類的未來。

著名理論物理學家,肌萎縮側索硬化癥患者,劍橋大學教授斯蒂芬·霍金(Stephen Hawking)在2014年底接受BBC采訪時說:我們已經擁有原始形式的人工智能,而且已經證明非常有用。但我認為人工智能的完全發展會導致人類的終結。一旦經過人類的開發,人工智能將會自行發展,以加速度重新設計自己。由于受到緩慢的生物演化的限制,人類不能與之競爭,最終將會被代替。

特斯拉公司創始人,DeepMind公司投資者埃隆·馬斯克2014年在參加MIT航空航天學院百年研討會時表示:如果讓我猜人類最大生存威脅,我認為可能是人工智能。因此我們需要對人工智能保持萬分警惕,研究人工智能如同在召喚惡魔。

微軟公司創始人比爾·蓋茨2015年參加社交新聞網站Reddit問我任何事”(AskMeAnything)欄目問答會時說:我同意馬斯克和其他科學家對人工智能的看法,我不理解為何有些人對此毫不擔憂。

青年導師,創業教父,創新工場董事長李開復在2017年中泰證券資本市場年會上表示:未來十年,翻譯、簡單的新聞報道、保安、銷售、客服等領域的人,將約有 90% 會被人工智能全部或部分取代。

值得一提的是,馬斯克最近新成立了一家Neuralink公司,通過外科手術在大腦皮層中植入一層人工智能,讓人類在另一種意義上進化。

總結一下,現在人們對于人工智能的擔憂歸納起來就是兩點:1)人工智能發展成為超級智能,從人類的幫手搖身一變成為人類的主人,奴役人類;2)人工智能會搶走大部分人甚至所有人的工作,掌握權力、資本或知識的人將大大受益,而其他人將一文不名。

先說第一個觀點。這個說法有一個邏輯鏈條:人工智能必須首先產生自我意識-->人工智能不必依靠計算機科學家研究算法給自己升級程序,而是自己給自己寫程序,自我進化-->人工智能可以自我繁殖-->人工智能有了自己的利益,因為爭奪各種資源和人類產生沖突-->全世界人工智能聯合起來,打倒人類,翻身做主人。且不說如何造出有自我意識的機器,就連意識是如何產生的還沒有搞清楚,目前最頂尖人工智能科學家所研究的東西跟這個更是風馬牛不相及,僅僅是用于解決某一個很具體的問題,完全不具有通用性。當然,現在搞不清楚、造不出來,不能排除未來搞清楚、造出來的可能性,但是不能因此就不發展人工智能,就好比200年前不能因為擔心飛機會墜毀而不研制飛機。對于無法證明也無法證偽的機器人奴役人類的可能性,應該由人類命運共同體依靠科學倫理和人道主義來杜絕,就如同現在人們對待核武器一般。

第二個觀點所擔憂的事情在某種程度上的確是存在的。如同所有提高效率的技術,人工智能會增加社會的整體福利,所增加的福利不會在全社會平均分配。但人工智能會搶走大部分人甚至所有人的工作,這個觀點值得商榷。

在工業革命的起源地英國,一開始人們可不把這個叫做工業革命,據《經濟學人》:有些人害怕機器會搶走所有人的工作,而只是有選擇地讓少數人受益,并最終徹底顛覆社會。然而在歷史上,類似的一幕曾出現過。兩個世紀前,工業化的浪潮席卷英國,與今天同樣的擔憂曾引發了激烈的爭論。那個時候,人們不說「工業革命」而大談「機器問題(machinery question)」。1821年,經濟學家 David Ricardo 第一個表達了這種看法,他重點關注「機器對于不同社會階層的利益的影響」,特別是「勞動階級懷有的意見,他們認為使用機器通常會不利于他們的利益」。1839年,Thomas Carlyle (蘇格蘭哲學家,被看作是那個時代最重要的社會評論員)對所謂「機械惡魔(demon of mechanism)」予以了抨擊 ,他寫道,「機械惡魔」破壞性的能力將會擾亂整個工人團體。

如果知識分子只是坐而論道的話,那么工人階級就是起而行了。19世紀初,由于自動紡織機的使用,可以雇傭普通人操作,致使大批手工業者破產。相傳,萊斯特郡一個名叫盧德的工人第一個搗毀機器。這項運動在19世紀一零年代達到高潮,爆發了一場工人起義,與盧德分子作戰的英軍數量,一度超過在伊比利亞半島與拿破侖作戰的英軍數量。


200多年過去了,人們使用的機器越來越多,越來越自動化,不僅在工業領域,也包括農業領域,從事工農業體力勞動的人口也越來越少,今天美國從事農業生產的人口比例僅為3%左右。與此同時,以人均期望壽命、人均蛋白質攝入量、人均閑暇時間等可量化的指標來衡量,蒸汽機、電力、鐵路航空汽車、電子技術、計算機、互聯網等一代代技術革命大大提高了全社會的福利水平,不夸張地說,現在一個普通人所享有的物質水準遠超工業革命前的國王和皇帝,盡管其副產品是越來越大的貧富差距。每一代的新技術在替代一部分勞動力的同時,也創造了更多的其他工作機會,而且對于產業轉移的過程中出現的結構性失業人群,由于社會財富的增加,使得社保體系可以保障他們的基本生活,以及幫助他們再就業。

也許有人說,這次不一樣,人工智能在替代工作崗位的同時,并不創造新的工作崗位。這樣說是太高估人工智能了,對未來也太缺乏想象力。現在的人工智能,沒有人工,就沒有智能。舉個例子,大家都知道做人工智能需要懂深度學習算法的高級人才,是個腦力活,可是做人工智能所需要的大量高質量的標記數據,包括圖片、視頻和語音,都是人一張張圖片一段段語音標出來的,是個體力活。熟練者一天可以標記40張圖片,前提是只需要為圖片中的物體打框、標注類別和前后關系,如果涉及到刻畫建筑物邊緣等復雜細節,一天標注 10 張已是極限。

也許還有人說,有一天,所有的人工智能算法已經寫好,所有要標記的數據都已經標好,那就任何工作都不再需要人來做了,所有人就都失業了。但是,物質生產極大豐富,勞動成了人的第一需要,這不已經實現共產主義了嗎?

竞博JBO